竹惑

存稿箱,除发文以外不常来,为爱发电,无固定产出,质量不稳定,仅供自己娱乐。
文章皆已分类并整理至合集,具体cp的tag在单个合集上方都有标明。

夜尊皮解

皮解正式版。
1w1,慎点。


按时间轴开始逐步推演,尽力圆剧里bug。

沈嵬与夜尊父母双亡,从小相依为命,对于夜尊来说,嵬是他的哥哥,是他依靠的对象,是他的光,从很多画面能看得出来,嵬相当疼爱这个弟弟,夜尊也十分依赖自己的兄长。这个时候的夜尊乖巧听话,但我想他可能也会有些自卑,他会质疑自己为什么不能帮到嵬,但他不会说,即使说了也会被嵬安抚,但这个不自信的种子一定是会埋下的。

接下来是贼酋出场,嵬为了保护弟弟掉下了悬崖,而晕倒的夜尊并不知晓,这里我猜想贼酋看上了嵬的资质,但嵬生死不知,作为双胞胎兄弟,可能这个小孩也不会太差,于是贼酋便掳走了夜尊。

地星人都是出生则有异能,但夜尊没有,他是异类,是废物,贼酋觉得不满意,所以他当然不会给一个小孩子好脸色看,在哄骗了夜尊,把他带回到反抗团以后,他越发觉得夜尊不顺眼,也不会安抚他,这个时候他就不会再说什么“你哥哥把你交给了我”,而是会很恶劣地打击他,比如“你哥哥不要你了。”

小孩子是相当敏感和容易被引导的,他们会因为一句否定而怀疑自己很久,夜尊也会这样,不自信的种子在他心底生根发芽,他会惶恐,是不是他太没用了,他没有异能,是拖油瓶,只会拖累别人,所以哥哥才不要他了。

贼酋的异能是蛊惑,这个蛊惑能力的具体界限不明,自我猜想是对强者种下跟随自己的种子,对于弱者来说则是直接控制,所以夜尊逃不掉。当时的他跪在地上,做小伏低委曲求全,被踢倒爬回去跪好时,抬头脸上还要带着笑去讨好,而在后面的剧情,他吞噬了贼酋,其他人上前一步,他都害怕得瑟瑟发抖,由此可以看出他从小到大,过得到底是什么日子,怕不是被人使唤,是出气桶,是最底层的存在,谁都可以来踩他一脚。

在这个时期,夜尊一定是极为煎熬痛苦的,如果说最初,他只是怀疑贼酋的说法,那后来随着时间推移就会越来越笃定。是他太没用了吗,所以嵬才不要他了,否则为什么他不来救他呢,他果然是被抛弃的人。

长年累月的压迫与欺辱,夜尊注定会越来越扭曲,会越来越恨,但我觉得他心底也会存在一分微薄的希望,万一哥哥找他了,只是没找到呢?他在反复的折磨中痛苦不堪,但哥哥是他曾经心目中的神,所以贼酋一提要将嵬碎尸万段千刀万剐,夜尊眼睛都红了,因为在他心里,哥哥是自己的,无论是爱是恨,就算是杀掉,也只能死在自己手里,轮不到别人来插手。

贼酋在使用圣器时,让夜尊来献计献策,说他主意最多,这也是相当正常的,他是别人眼中的废物,而废物如果没有利用价值,又怎么会被人留下呢?所以夜尊不得不在生存压力中隐忍,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再见到嵬,他咬牙忍了一切的不公。

有一个细节是贼酋控制了他,当时他的眼睛毫无神采,无论是打他骂他,他都毫无反应,而提到嵬,夜尊才陡然换了表情。这里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夜尊在常年被控制中有了抵抗性,但为了生存还是装作被控制,另一种是贼酋为了心中快意,故意停止了异能再恶意地打击他。

这里要提一下,幼年出场时夜尊就经常咳嗽,与贼酋说话时也是,连觉醒异能后同样,估计是先天体弱,又在常年压迫中没打好身体底子的缘故,猜测一下,他觉醒的异能会不会有局限性呢,乌发化作雪白,是不是类似于透支潜力或生机流逝为代价,这个还有待商榷。

在觉醒异能以后,贼酋死亡,手下臣服,夜尊终于拿到了权利,他带领反抗团开始到处游走,这时遇到了已经成为黑袍使,更名沈巍的嵬,在不知对方是谁的情况过了几招。常年挨打的人其实都知道出招套路,他脑子聪明肯定也都偷偷学完记住了,只不过自己太弱,如果反抗会遭到更多的毒打,于是忍了下来,觉醒异能以后才爆发,再就是估计吞噬异能在吸取力量时也会稍微加一些体质,但毕竟经验太少抵不过常年作战的沈巍。

在这里他面具碎掉,而沈巍拿下自己的面具,给了他一个镜头,当时他的眼睛里都是水光,这时候没有隐忍,那一瞬间起码有八分的真心流露,除了重逢的激动以外,可能还有点不可置信,“真的是哥哥吗,我真的见到了他”的心理。

而兄弟相见没有寒暄,沈巍的第一句话是“你竟然是反抗团的首领”,他的眼圈红了,并且哽咽起来,这里我觉得不是演戏,是真心的,他当然委屈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找到哥哥,然而兄长却这么说他。还有一个原因是,无论兄长怎么想,他先要把自己撇干净,因为他习惯了在贼酋底下逢迎演戏,装成无辜的样子,这样才能活,纵观全局,夜尊很明显非常会利用自己的优势,不论是蛊惑手下,还是引诱学生,都能证明这点。

有必要提一下,这里的沈巍,我觉得他应该问的是“你为什么是反抗团的首领”,而他没有,他说“你竟然是反抗团的首领”,这表明他相信,他没有怀疑,甚至没有问为什么,没有思考他体弱多病又没有异能的弟弟,是怎么活下来,又怎么当的反抗团首领,似乎是很顺畅地就接受了,不敢相信但没问原因。

按理来说沈巍作为黑袍使与反抗团对抗许久,也和贼酋打过照面,应当知道谁是首领,究竟有没有幕后人员,可他很明显是不知的,这里只能猜想他没有多注意,或者是觉得贼酋不是最大的领袖。而在夜尊说贼酋控制了他以后,他没有问被被控制做了什么,也没问自己的弟弟是怎么脱离出控制的,怎么走到这个地步,他更没问再见时夜尊的黑发因何变成灰白,不论是万年前还是万年后,都没有问出口,我不相信以沈巍的细心,他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

有时候看到介绍双胞胎心灵感应的文字,上面提到生病受伤死亡皆会有感觉,我就会想夜尊在反抗团受苦的时候,嵬真的一点不知,反而以为他早已经死了吗,后来想想以嵬的性格,他可能会觉得是思念至深,或者将弟弟失踪的理由揽在自己身上,于乱世里才更向往和平。

回归正题,接下来沈巍说“对不起弟弟”,和昆仑的“他是你弟”,以我的角度来看,这句话就已经让夜尊变了心思,这里我擅自猜测一下他的心理,他可能惊异的同时又感觉果然如此,因为是主动抛弃他,所以嵬没有和别人提起过有弟弟的事情。

接下来的“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则是压倒倾覆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以为他死了,所以嵬从未找过他,而是与其他人过得愉快,黑袍使名扬天下,是个大英雄,而他只不过是黑暗里,最底层的淤泥,谁都可以任意欺辱,他苦苦撑了这么多年,嵬却早已经不在意他。

这里我有一个猜想,就是夜尊身在反抗团时候一定也会得知黑袍使鼎鼎大名,毕竟交战多次,也会有些基本的了解吧,而在压抑的同时,说不定对于这个人心里也有一些向往与崇拜——英勇无畏的大英雄啊 ,如果自己可以像他一样,那就可以不用留在这里了吧。当初嵬会欣赏敬仰昆仑,那夜尊崇拜那个遥远的黑袍使也不是不可能,结果后来他觉醒了异能,发现黑袍使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哥哥,这个心理的落差就会有点恐怖了。

在这种愤怒与恨意的趋势下,沈巍的眼泪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惺惺作态的虚假,所以他才说“该死的人,是你”。其实我觉得夜尊当时对沈巍出手,并不是出于真心,他就像小孩子献宝一样,想证明他有异能了,他可以不用在嵬的身后作为被保护的对象了,他变得这么强,不是没用的废物,他也想让嵬后悔,后悔当初抛弃自己。

昆仑不在的话,自认为沈巍根本不会反抗,就由夜尊吞噬,是死是活都随便,当时沈巍看着天,眼神都空茫茫的,他应该还是不可置信,为什么刚刚重逢的弟弟要杀他,不过我猜夜尊当时应该也不会真的杀了他就是。

这个时候四圣器要将昆仑重新带回去,当时沈巍喊了一声“昆仑!”,这里给了一个夜尊侧头看沈巍的特写,因为他们是兄弟啊,他太了解自己的哥哥,所以他知道沈巍那句呼喊里蕴含的在意,可是这为什么呢,他不懂,也想不明白。

他好不容易在贼酋手下逃出来,有了异能想证明给哥哥看,想他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可是沈巍过得很好,身边也有别人了,对他重视的程度甚至超过了自己,他心心念念的兄长甚至没有看他一眼,那是不是因为这个人的缘故,沈巍才不来找他,因为有了别人,所以才不要他了?

他那么努力的活,因为他还没有找到嵬,所以他不能死,可是沈巍在他苦苦挣扎的时候,却看着一个外人,眼里从来没有他,夜尊又怎么可能不嫉妒不怨恨呢。沈巍是他遮风挡雨的树,是他的慰藉,是他的救命稻草,是他在沉沦黑暗里的光,但是现在,沈巍不要他了。

夜尊在被圣器锁住即将封印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哥哥救我,其实这是下意识反应,除了他的周围只有沈巍以外,也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他唯一能够信赖的人就是沈巍,而沈巍抓住了他,所以夜尊这时微微燃起了希望,他的眼神很明显表现出那个刹那,他也没想到沈巍真的会来,而阴差阳错,沈巍松手了。

其实沈巍没有松手,但以夜尊的视角来看,就是他再次抛弃了他,为了一个外人抛弃了他,是因为他对那个外人出手了吗,果然在哥哥的眼里,还是外人更重要一些。这种落差让他疯狂,并且在重复的抛弃之下达到了极致,如果说幼时他不知情,那这次就是真的目睹经历,他坠落的过程中,眼神最开始是吃惊受伤,后来就是全然的阴狠恨意。

在被封印的一万年里,地星没有光,身处禁地也没有人到来,他神智清醒,被生生的煎熬逼迫的几欲发疯,该怎么办,必须撑着自己活下去,在寂静中,可供思考的也许只有回忆,但想一想,夜尊有什么愉快的回忆呢,没有的。

幼时没有父母,哥哥不在,在贼酋手下被欺辱了多年,摆脱以后又被束缚在这里,而他与嵬在一起的快乐,与后来的抛弃对比,不过是加重他恨意的燃料,所以他才会说,“如果不是对你恨意的拉扯,我早就死了千百回了”,不仅是因为当初的黑暗,也是为那漫长的一万年。

对他来说,不能恨,难道还要感谢这份恩赐吗,还有扮成沈巍模样的那句“我的小云澜在哪里”,我想不出这句看似亲密的话语中究竟藏了多少悲哀,他以为他们在一起了,在他的想象里,他们已经很亲密了,所以他才会那样去模仿。这万年里,他神智清醒,又孤零零地被封印在里面,是有多少次回想起这件事,多少次幻想,从期望,再到绝望,从爱,到刻骨的恨呢。

能支撑他走下来的,只有沈巍,他可能在脑海中无数次描摹勾勒沈巍的模样,因为沈巍在苏醒并去了海星之后,便再也没去过禁地,两个人也没有碰面过。然后在借烛九之力短暂突破封印,与沈巍重逢时,夜尊一瞬表情有错愕,也有怀念,他没想到沈巍来得这么快。

而看着沈巍的长刀指向自己,还有说出的冷言冷语时,他只觉得可笑,“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老样子”,对于夜尊来说,沈巍还是在执着他可笑的正义,还有在天柱里的“你清减了”。这里记录一下夜尊说过的话,“正因为我被困在这里,不生不死,你才能续下这条命”,这句不太清楚因何而来,所以有待剖析。

而这一万年,在时间的软性折磨里,沈巍没变,夜尊却变了,变得比以前更狠,他的确心狠手辣,对于死亡毫无波动,都是因为年少时候,没人告诉他什么是好,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应该做的,他从贼酋那里只学到弱肉强食,有用则留,无用则弃,就像当初他自己亲身经历的那样。

这里提一下夜尊为何始终一袭白衣,原来的想法是除了基本的兄弟性格风格两相对立以外,可以解释为个人爱好,或者是嵬战斗受伤,黑色不容易被发现,而幼年夜尊体弱多病,为了不给嵬添麻烦,身上有伤也不说,于是嵬给弟弟换上了白衣,这样只要有伤就能发现。

后来想想并不,可能是为了呈现一种对比吧,沈巍一袭黑袍,却依旧心思澄静,而夜尊哪怕身着白衣,但能看出骨子里并不是纯粹干净的,在濒死的界限中挣扎回来后,他的眼睛再也不是当初湿漉漉又透着胆怯的了,反而有些妖异和落寞,他厌恶肮脏,却又逃不过肮脏,即使衣服是干干净净的,也遮掩不住死寂的内里。

话题继续,他第一次从封印脱身而出时,沈巍的刀指向了他,并且说“闭嘴,回你该去的地方”,很明显他经历过万年前的事情之后,没再心软过,或者说心软了一瞬又马上硬下心肠,这份心情不会改变他的决定,而夜尊也是同样。

夜尊与沈巍作对,对他下手,是想毁掉一切他重视的东西作为报复,他清楚什么对于沈巍来说很重要,每句话都在敲打内心最薄弱的地方。他曾经逼迫楚恕之与沙雅做出选择,“你要为了一个外人,再次抛弃自己的弟弟吗”,“兄弟姐妹之间,没有爱的,这个道理等你们死了就会明白”,因为他经历过,所以我觉得每一句都是在影射他自己。

沈巍与夜尊之间的误会太多了,沈巍问过他,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夜尊当时极愤怒,他觉得沈巍应该懂他,可沈巍的态度却并非如此,他解不开夜尊的心结,所以他的每一次疑问,都只会助长夜尊的恨,他可能也想过他们以前相依为命的生活,虽然很苦但只有彼此,夜尊想要自己是唯一的弟弟,但沈巍那里,做不到唯一。

他能够激怒沈巍,囚禁沈巍,拿起鞭子,嗤笑着沈巍的弱小,但当他发现沈巍与一个人类有了生命共享契约的时候,他恨啊,分明是他的哥哥,却因为人类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和他作对,并且半死不活地躺在自己脚下,甚至不要性命。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夜尊不明白,在他眼里,他突破了极限,变得更强了,他拥有力量和权势,可以保护自己,也可以肆意妄为,而沈巍一心守护的,却是他从未感受过的救赎与关怀,还有虚假的平等与正义,为此他们距离越来越远,而他除了这份执念,什么也抓不住,他以为沈巍会理解他的痛苦,可是沈巍懒得去懂。

夜尊他,沉沦黑暗是真,做过错事是真,助纣为虐是真,枉顾性命是真,他无数次想过要沈巍死是真,对他下狠手亦是真,可他心底却偏生还保留了一抹只给沈巍的柔软,他的喜怒哀乐都因沈巍而波动变化,可谓是把自己的底线与骄傲扔掉了。他自己也说过,帷幕已经拉开,不到曲终不会散场,已然开弓的箭,也没有回头路可走。

最后仔细想一想,能牵动夜尊的喜怒,再疼痛也想追寻,让他无论是爱是恨,目光都忍不住停留的,始终是那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的兄长,仅此而已。可能对于夜尊来说,沈巍是他用尽全力也追不到的远方。

他原来说过想把沈巍留到最后,可是到这个地步了,在沈巍说出镇魂灯你不配得到之后,愤怒,嫉妒,怨恨,这些情绪蒙蔽了他的眼睛,他在说“我的好哥哥”时,眼里分明闪烁着泪光,而他也在冲动之下,将冰锥送入了沈巍的胸膛,而在这之后,他惊惶后退,整个人向后瑟缩着,手也抖得厉害,就和万年前被贼酋打一模一样,说明他害怕了,他也没想到自己因为一时之气,为什么就这么做了。

夜尊看似平静,将一切掌握在手,但其实内心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在局势失去控制时,他的做法其实不怎么成熟,漏洞很多,他没做过领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一直都是被欺负的那个,不懂隐忍,也不会隐藏,每次想做那种“这些都在我掌控之中”的感觉却都破功。

无论是刚脱身与赵云澜交流,还是接近最后的获取镇魂灯,都是这样,因为他的心智和成熟度其实是不够的,他不怎么熟练,不会拿捏手下和御人,只能强行镇压。而且突然得到力量,他也有一点膨胀,在局势能够控制的情况下,他是比较得意的,也喜欢被追捧,在摄政官说好听话时候,他张开手臂,像权倾天下一般。

有时候觉得他像个耍性子的小孩子,喜欢炫耀,喜欢张扬,喜欢装出大人样,会做出优雅的表象,比如在鸦青和海星鉴都是一样,但本质上还是没成长,一旦事态脱离掌控,或者对方不随自己心意走,他就恼羞成怒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一味下狠手,用狠戾愤怒来掩饰自己的无措。

但他的想法和方式都是错误的,即便死亡近在眼前,沈巍也没分给他一点点目光,从头至尾都只看着赵云澜,就连说一句话,也未曾奢侈的给夜尊一个眼神,万年前是这样,万年后还是。于是夜尊做了绝望中的最后一个选择,破罐子破摔,他吞噬了沈巍,就像他曾经对沈巍说“哥哥,你睁开眼睛,你看看我”,得不到注视的夜尊选择毁掉这一切,让沈巍彻底与他融为一体。

当时赵云澜喊着让我死,但夜尊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呢,我觉得他把沈巍吞噬后,起初是一直很冷静,可以这么形容,他没有很大的情绪起伏了,像是情绪压到了极点,那种冷漠的阴沉,赵云澜咒他去死,他也只是压着愤怒掀了桌子,我觉得原来他之所以那么做,就是想给沈巍看——你所热爱守护的世界,马上化为乌有,你爱的人,都死在你眼前。

但沈巍不在了,他也就没有这个报复对象了,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又爱又恨,有情绪波动的人已经没有了,那其他人和砂砾芥子也没什么区别,沈巍是他眼中唯一的人,而没有沈巍,他都不在乎。

其实我一直觉得,夜尊的情绪倾斜,不过就是仗着世界上有沈巍这么个人才肆无忌惮,无论是爱是恨,都有个载体,哪怕这种寄托的情感是坏的呢,而沈巍死了就不一样了,逝者已去,留下的基本都只剩空虚和后悔。沈巍死去,夜尊存活,他并不会觉得舒服,有些关系,对方活着反而不在意,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痛苦,他能这么恣意地去恨,就是仗着还有个沈巍存在,更像是,一种另类的病态的注意和依赖吧。

在这里说一下夜尊对赵云澜的态度,我自认为夜尊会看赵云澜的原因是沈巍和他在一起,否则我估计他一个目光都懒得施舍,通过龙城大学女学生的事情能看出来,夜尊的占有欲一点也没有变过,或者也可以说万年后更甚,除了他谁都不能靠近沈巍,不能碰沈巍,无论他们两个之间关系如何,别人都没有接近的资格。对烛九鸦青摄政官等等等不同的人的态度就能看出,夜尊明显看不起海星人,也看不起地星人,在他眼里都是砂砾芥子,利用过后死了就死了,同样,没有沈巍,他也绝不会在乎赵云澜。

万年前与沈巍重逢对他下手,赵云澜开枪阻拦,他当时都没看一眼,万年后短暂脱离天柱,招揽赵云澜,我猜想也是想把他从沈巍身边摘出去。他不在意赵云澜这个人,但他在意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当时扮成昆仑的赵云澜被圣器吸回去的时候,有对沈巍说话,从镜头角度来看,夜尊当时应该是在看圣器,看了圣器就也会注意赵云澜,因为他要记住嵬在意的人,也是向前面说过的,“因为有了朋友,所以嵬放弃了他”的猜疑和嫉妒心。

虽然一面之缘,但是他在天柱里肯定品过“让哥哥这么在意的昆仑”之类的,然后通过烛九等人透出来的情报,他得出结论特调处处长和沈巍关系很好,所以在脱离天柱时,他有意去见,结果却意识到这个人和当初的昆仑一模一样,原来万年前万年后沈巍在意的人都是他。

赵云澜存在的作用是牵制沈巍,沈巍不在了就榨干利用价值,夜尊的所作所为看似平等,但都像是不屑于这个人,除非他无用且挡路了,否则连杀了他都懒得,对他来说,没有黑能量枪的赵云澜手无寸铁,以夜尊习惯俯视的习惯,他完全不会放在眼里,全世界能让他认真看的人,只有沈巍。

至于夜尊对沈巍与赵云澜关系的态度和理解,在剧里如果不看原著,他们两个是纯兄弟情,为了知己同伴,关注细心和赴汤蹈火也不是不可能,就算是有那种感情,也是未戳破那种朦朦胧胧的,所以沈巍看赵云澜,可能就不会那么深情吧。

而我觉得夜尊不同,整体分析情感结构,我觉得夜尊看沈巍对赵云澜,他是有滤镜的,就比如那句十分暧昧的“我的小云澜在哪儿”,或者是后期拿赵云澜威胁沈巍,亦或者拿沈巍刺激赵云澜,都透着点别样意思,因为只有拿在意的人能刺激到另一个人,如果关系不到位,就没有这个效果。

所以我觉得在夜尊心里,他对沈巍和赵云澜下的定义,可能就不仅仅止于朋友,还有同居,甚至说,夜尊就觉得他们两个是情侣,所以他扮做沈巍时候,语调特别亲密,抱着这个想法,所以可能沈巍正常的关心,都被夜尊不断放大到极致,也就是我所说的“滤镜”。

可能夜尊内心os就是,“啊他看赵云澜的眼神怎么这么温柔深情,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他对赵云澜过分关注,我们血缘一脉却不曾这般看我”,诸如此类,然后越想越嫉妒,越嫉妒越愤怒,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过度脑补要不得。有一句话是“全剧人除了编剧,都看过原著,但是在开拍以后,只有夜尊一个人拿了原著剧本”,我觉得还是有点儿道理的,或者也可以说,只要是沈巍有关注的人,不论什么关系,他都妒忌。

继续捋时间线,一开始的夜尊,情绪是可控的,虽然有时波动比较大,但整体来说也算收放自如,结果后来在酒吧,地星人反抗他,并提到黑袍使是大英雄,无疑是触碰了他心底的伤痛,那段时光是夜尊最痛恨的,黑袍使是英雄,却任由他在肮脏中辛苦苟活,在冷漠的表象打破以后,他已经趋近疯狂边缘,开始变得阴晴不定。

夜尊说,这个世界上充斥着欺骗,背叛,抛弃……我觉得这是他从自己的经历中得出的道理,曾经他坐下来和赵云澜喝茶,问他想要什么,而赵云澜说想要他去死,他愣了下,逼近再笑起来的时候眼里分明有泪,其实他不明白,就好像一个战争中的人不一定懂人命可贵,他也不懂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一直以来这个世界教导他的就是如此。

他为了存活献计献策,面对折辱默不吭声,一朝觉醒却仍害怕瑟缩,直到他人的臣服告诉他力量的重要,他所处的圈子的生存法则一直如此,所以有这种抉择也是理所应当,踏过了无数荆棘苦难才得来的东西,他怎么可能放弃。如果说,一开始的憎恨来源于抛弃,那时候他还弱小,他可以理解,而在圣器下,沈巍的放手决定了他清醒而孤寂的一万年,所以他凭什么,又怎么可能不恨呢。

赵云澜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夜尊回答从来没有人问过,万年前的沈巍对昆仑说从未有人想要了解我,而夜尊同样,也没有人试图理解过他,他同样是孤独的。这里我觉得时候这两兄弟虽然看似差异很大,但也有相似之处,除了不表明内心之外,还有一个细节,赵云澜曾对沈巍说消除记忆,沈巍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呢”,而这次提镇魂灯芯,夜尊也是如此回答“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还有“我们打一个赌”,和最后沈巍的“我们赌一赌”,相同的句式。

夜尊和沈巍在倔强和固执方面特别像,认定自己方面也像,执着得像,隐忍得像,都是面对一个目标一往无前,也不会透露真正想法,沈巍不说,其实夜尊也是,经历过什么他也没透露过,夜尊的内里脆弱柔软,而为了保护自己满身是刺,没人愿意去探究刺下面是什么,他们只看到了刺本身。

很多时候夜尊眼睛里都是受伤和泪水,但是所有人都只看到了他面对一切时的疯狂。有光必有影,有善必有恶,在对立的情况下,其实也是另类的共存和统一,夜尊和沈巍看似完全相反,但某些本质,又是完全相同,可能这就是兄弟吧。

而他为什么想要征服世界,依我分析,有几点原因。第一点是出于炫耀,因为在他的视角看,是他太弱了,沈巍才会抛弃他,所以他想证明给沈巍看到他很厉害,他想让沈巍后悔。第二点,沈巍心怀天下,他对和平的在意甚至大于夜尊,所以出于一点幼稚的心思,夜尊也赌气,沈巍不是想守护吗,那他偏偏要毁掉这一切,这样沈巍的目光就可以给他了。

第三点是他满足自身的欲望,野心与渴望在作祟,想要重塑一切,就好像他蛊惑其他地星人一样,高高在上多么美妙,他是唯一的主宰者,生杀予夺,就像当初的贼酋一样。而第四点,是其实是他害怕,他怕再回到当初那种受尽欺凌的日子,而要远离这种,只有让自己拥有掌控权,做最高的统治者,规避一切风险,这样他才不会再次受伤。

可他失败了,沈巍用自己的性命给他设了陷阱,与他同归于尽,通过这个设陷阱的过程,能发现沈巍是缜密周全的,而且他明显很了解夜尊的心理,就像夜尊能掐着沈巍的怒点惹他生气,沈巍拿捏夜尊的情绪弱点也特别准,他知道刺激到什么程度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毕竟兄弟俩即使撕破脸皮,也流着一样的血。这也能看得出来,沈巍不是完全不懂夜尊,而是觉得两个人背道而驰,所以不愿懂他变化的理由和过程,也不想去懂。

我始终觉得,最后的场景是出于夜尊的幻想,沈巍即使来见他,也不可能变为嵬的样子,沈巍不会给夜尊这份妄想,更何况,他绝对不会不和赵云澜告别,把他自己留在那里。

夜尊很复杂,他看似乖巧实则切开黑,看似温柔实则冷漠,看似优雅实则粗暴,看似骄傲实则卑微,看似平静实则疯狂,整个人交织着对立的东西,可又单纯的过分,他想要的很简单,执着的事情也简单,他的身上混杂了太多太多矛盾的东西,但又完美的统一了。

夜尊迷人之处我觉得就是他的复杂,他的占有欲和掌控欲非常强,也有点病态,迷恋沈巍的骄傲,又想摧毁掉,渴望沈巍不屈服的模样,想让沈巍尝到他曾经经历的屈辱。但是夜尊的心在某些方面意外挺软,就是在沈巍面前还保留着一份纯净吧,即使少得可怜。在沈巍面前这种柔软,让他虽然恨但是不会做出特别特别过度的行为,当然冲动时候除外,冲动的人本来就没理智,不思考。

对于夜尊来说,放开沈巍太难了,从幼年的倾慕,到年少的渴望,再到青年时的憎恨与追逐,沈巍已经成了一种割舍不掉的习惯融入到他的思想和生命里,闲来无事时也有想过如果夜尊的生命里没有沈巍的存在,会怎么样,更糟还是会好起来,或者说,如果有第二次机会,他会怎么选择。

后来我想,如果重来一次,可能他还是会选择遇见吧,对于夜尊来说,诞生同他,死亡也是,沈巍贯穿了整个生命和所有的意义。他的目光,他的心脏,他的每一分随之牵动的爱意恨意,他在黑暗中支撑的动力,他无法割舍的心之所向,他忍不住追逐的人生执念……可能乃至灵魂,都只不过简单却郑重地刻着两个字:沈巍。

提一下在“镇恶者之心”后,夜尊安静跪在地面上,他每次都是跪着的,无比自然又流畅,我觉得他的傲骨已经被人折断,碾得粉碎。万年前在贼酋面前的双膝跪地,还有觉醒异能吞噬了贼酋后,一般来说倒下来时会是跪坐下来,而他却伏在地上,很标准的跪姿,就像以前他卑微地跪在贼酋身前一样。

跪得久了,傲骨也会不自觉弯了,哪怕强撑着直起脊背,也都是假的,他还是最初那个瑟瑟发抖会害怕的孩子,强撑的骄傲全都是假象。与沈巍重逢时,他一边说着不是这样,一边双膝一弯慢慢跪下来,就好像之前迫不得已的跪,他跪着,沈巍站着,接下来沈巍半蹲平视他,在结局时,同样是他跪着抬眼,而沈巍站着再垂头看他,有时候就甚至忍不住想乞求,留他一分傲骨吧,哪怕半分也足够,他真的把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解开误会以后,夜尊流泪了,他在贼酋面前,无论受了多少疼痛屈辱都不曾有过的眼泪,从来都只给了兄长。他曾唤他“哥哥”,也曾叫过“黑袍”,字字咬得讥讽,可在如此繁多的称呼中,他却偏偏没有在他面前叫过一声沈巍,不一样的,对于夜尊来说,只有嵬才是他的哥哥,而沈巍不是。

当嵬看着他缓缓将手放置他身前,而夜尊很显然犹豫了,他带着几分迟疑与不敢置信,慢慢将手放了上去,而在手指相触的下一秒,嵬主动握紧了,给了他信心与安定。

基于上面的猜想,我认真思考了一下,既然当时出现的沈巍对他说回家,是夜尊的幻想,我个人倾向于,嵬是因为掉下悬崖而没救他这个原因,也是他的幻想,是他在临死之前,给自己的一个,没有被抛弃的美梦,幻想哥哥没有抛弃他,哥哥想带他回家,即使前路是死亡。夜尊和沈巍之间,不会有什么温情脉脉,从来都只是夜尊单方面追逐,关怀?那是奢望,是他至死都没能得到的东西。

他问,哪里有家,家在哪儿,因为对于夜尊来说,有哥哥的地方才有家,无论有多久,夜尊都只不过在等一句话,等兄长的一个回头,等他对他伸出手,叫他一句弟弟。只要沈巍回头,他就可以当做过去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毫不犹豫地跟他走。

那个情景,如果说全是幻想的话,讲不通,是真实的话,更讲不通,所以只能默认当时兄弟两个一同离开,是一种表现形式,他们两个同归于尽,一同步入了死亡,就像当初,一同来这个世界上一样。

一同降生,一同赴死,我想,对于执念了万年之长的夜尊来说,这是最好的结局。


最后随意叨叨一下。我觉得现在的剧和原著,只能相互参考,剧几乎算是一个平行世界,与原著完全脱离,在我看来,夜尊是夜尊,鬼面是鬼面,他们真真是两个人了,生活经历都已经完全不一样,选择当然也不同,在成长环境不同的情况下,再拿来对比可以说是毫无意义。

鬼面从未得到过关怀,而夜尊拥有过。
鬼面骨子里是自傲的,而夜尊却是极自卑的。
鬼面执念不深,会在得不到沈巍跟他堂堂正正对战时愤而自爆,而夜尊为了沈巍能看他一眼,把自己的傲骨都扔进了淤泥里。
一个是大地之心的鬼王,天地人神皆可杀,一个却生来无异能,被当做废物随意欺辱。

无法比较,生而不同。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