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存稿箱,除发文以外不常来,为爱发电,无固定产出,质量不稳定,仅供自己娱乐。
文章皆已分类并整理至合集,具体cp的tag在单个合集上方都有标明。

You are in my heart

贾尼。


——


ps:背景可以看做复联1以后 老贾实体化注意 实体化参考老贾配音炮总 已明确心意注意


“所有人都猜测Tony·Stark不会出席……”


Tony一边完成着手中的器械,一边听着电视里传出的声音,听到这句话,他放下了手中的零件。


“该死的,竟然不告诉我。”他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扬声对着空气喊道:“Jarvis,为我准备西装和车,我要去那个慈善酒会。”


在得到Jarvis的应答后,Tony裹着浴巾匆匆踏进了浴室。


清洗了一下身体,带着一身湿气从浴室出来,Jarvis正捧着一套西装静默的站在不远处。


Tony用浴巾擦了擦身上的水珠,换好了西装,用眼神打量了一下Jarvis。


“Enjoy yourself,sir.”Jarvis为Tony整了整领子,抚平了他衣角的皱褶,沉声说道。


“等等。”Tony叫住了正欲转身离开的他,“Jarvis,去把前几天送过来的那套为你定做的西装换上,还有我收藏的那个蓝宝石袖扣,我们一起去酒会。”


“As you wish,sir.”


Jarvis很快将衣物取来,在Tony“就在这里换吧”的话语下,他没有任何犹豫地将身上的衬衫褪下,露出了上身漂亮的肌肉线条。


Tony用眼神仔细查看着这由他亲手制造出的身体,就在他肆无忌惮地扫视时,Jarvis已经将裤子也脱了下来,现在他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


他的呼吸急促了些,这具身体被制造时,他早已看了不知多少遍,但是上传了Jarvis的意识后,立即有了不一样的地方。


Tony也说不出是什么不同,但是很明显的,不论任何动作,对他都已经有了十足的吸引力。


Jarvis没什么表情,他弧度微硬的侧脸静默的如同一座雕塑,俊美却又饱含力度,淡金色的发丝垂落耳侧,配着平静无波的瞳眸,出乎意料的给人极大的安全感。


他动作快速而准确地穿上了西裤,看着那修长有力的双腿被掩盖,Tony略微遗憾地移开了目光。

接下来Jarvis套上了纯白衬衫,打了黑色领带,他微扬下巴,指尖掐住领带打结的地方扯动了几下令它更加舒适,Tony眼神不自觉的跟着他的手指移动,他暗暗的吞了口口水。


将外套穿好,动作优雅的扣好袖扣,蓝宝石闪着夺目的光芒,与他湛蓝的眼睛同色,不过Tony还是觉得Jarvis的眼睛更璀璨一些。


最后,Jarvis带上白手套,当他挺直脊背站在那里,像是从中世纪走出来的最优秀的绅士与管家,优雅内敛高贵,却带着令人难以移开注意力的夺目光华。


Tony很快打破了这幅美好景象,他走过去将Jarvis的白手套扯了下来,“这次去酒会,你并不是管家的身份。”


“You are a part of me,Jarvis.”Tony说,“是我创造了你,但我希望你也有自己的事情可以做。”


“我的存在就是为您服务,sir。”


“哦……我的意思是……”Tony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Jarvis说的其实没有错,但他就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并且这种感觉找不出理由。


最后他只能暂且放弃这次谈话,“算了,先去酒会吧。”


Jarvis去车库取了车,车子载着Tony平稳而迅速到达了目的地,媒体很快注意到了Tony Stark的专属汽车,他们大规模地举着摄影机和话筒围了上来,将车子围的水泄不通。


“Mr·Stark,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吗?”


“Mr·Stark,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呢?”


“Mr·Stark……”


今天的这辆车子并不是敞篷跑车,隔绝人视线的茶色玻璃将记者们挡在外面,Tony Stark的车子自然是与众不同,它连挡风玻璃也不是透明的。


这种玻璃依旧可以遮挡他人的视线,但是里面却是能够看清外面的。


驾驶室的车门被人慢慢推开,记者们纷纷举高了摄影机,打算抓拍第一个镜头。


车门后,首先迈出的是一条修长的腿,即使裹在西装裤下,也能看出它的健美有力,随后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搭上了车门。


记者们有点疑惑,这个样子一看就不是Tony Stark,但是这辆车的确是他的专属。


即使这样,他们仍是恪守职业素质站在原位。


车门被完全推开,高挑挺拔的身姿暴露出来,金发耀眼,蓝眸冷淡,俊美面容不带丝毫表情。他站在那里,身高就比众人高了一截。


不需要任何话语,只用眼神缓慢一扫,记者们就仿佛被一桶冰水浇的彻底,那眼里冰冷的似乎不夹杂人类的情感,压迫力让吵闹的记者也偃旗息鼓了。


Jarvis面无表情地环顾全场,在心底暗暗计算了一下这里的危险度,随后他关上车门,转到副驾驶的门前,随着他走动,记者们都不自觉向后退了退,给他让出了足够的位置。

“Sir,您可以出来了。”他将门拉开,沉声说道,语气十分温柔,正宗的英伦腔听起来很舒服。


磁性声线落下,记者们就看到了Tony Stark从车里走出,霎时间闪光灯开始疯狂闪动,一时间这狭窄空间亮如白昼。


叫着“Mr·Stark”的声音层出不穷,混杂在一起十分吵闹,看着记者想要将Tony围起来,他眉头微微一皱,上前一步挡到他的身前。


“Jarvis,没事的。”Tony说道。


听了这话,Jarvis扫了一眼众人后垂眸,安静地回到他的身后,只是手指不经意间轻勾了勾,又恢复原状。


“咳,莎莉女士,你和以前一样漂亮。”


“哦麦斯博士,很高兴见到你。”


Tony走进酒宴会场,随口打发了几个围过来的人,这才回头有些无奈地说道:“Jarvis,你不用一直跟着我。”


他摇了摇头,“为了您的安全,sir。”


看Jarvis真的没有离开的意思,Tony也只能随着他,在舞池逛了几圈,原本想拉着一个女士跳一跳舞,但是Jarvis就在他的身后,让他无法自在脱身,自从Jarvis有了实体,他就不再找女伴回去了,不是收敛了心性,而是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好。


Tony十分无趣,他又不能叫他的Jar上去跳舞,想了想索性放弃,坐到一边去喝酒。


灌了几杯酒下肚,一旁沉默着的Jarvis终于出了声,“Sir,您不应再饮酒了,您的身体里酒精浓度已经达到了临界值,即将产生醉酒反应。”


“哦,Jar,不要管我,我现在很高兴也很清醒,再喝几杯也不是问题。”Tony十分敷衍挥了挥手,随口拒绝道。


Jarvis张了张唇,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他似乎触发了某些东西,身体陡然一僵,眼里的光芒也微微暗了暗,下一秒又恢复过来。


只是这次他不再说话,而是默默站在Tony身后。


Tony姿势悠闲的坐在座位上,手中握着酒杯,这其实是很正常的现象,但他是Tony Stark,并且身后还站了修长挺拔的Jarvis,就更加惹人注目。


众人投过来的各种意味的目光让钢铁侠也有点支撑不住,他只能放下酒杯,打算离开。


这时一个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却刚好被他捕捉个正着,“别看他这样,其实啊,他可自大呢。”


Tony非常不爽地走向那个人,但是jarvis拉住了他,“Sir,现在很晚了,您应该离开这里,回去休息。”


被自家管家拉住,挣扎几下却动弹不得,Tony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在心里暗暗后悔。


他为什么会把Jarvis实体设置成六英尺三英寸!他应该选择五英尺才对,这样就不用毫无反抗能力了。


被这样一打搅他也没了兴致,也就决定不在这里待下去,而是选择回家。


离开吵闹的会场,夜晚的风微带凉意,使人清醒不少,Tony决定自己去取车,顺便吹吹风。


“Sir,我随您一起去。”Jarvis上前一步。


“No。”Tony摆摆手拒绝,“Jarvis你在这里等等,我很快就回来。”


Jarvis抿唇看了看他,又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湛蓝眼中光芒闪动,瞳孔慢慢收缩,这是他正在进行大量计算时的表现。


Tony用他的反应堆去想,也知道Jarvis现在不是在计算去停车场的安全系数,就是周围人的威胁程度,反正都差不了太多。


“好了,你就站在这里,等我回来。”Tony语气有些强硬地命令。


Jarvis垂眸,那柔和的浅蓝色在宴会灯光的映照下变成了钻石的冰蓝。如果说之前是仿若爱琴海的温雅,那现在就犹如西伯利亚的冰海,广阔而波涛汹涌,下面掩藏着无数冰晶,冷漠而耀眼。


他再次勾了勾手指,那看似白皙光滑的皮肤下,电流穿梭其中,那里有Tony放置的微型仪器,随意间就可以放出激光。


注意到Jarvis的不同寻常的动作,Tony开始有些担忧是不是这个实体哪里出了错或是融合的不成功,因为Jarvis看起来似乎是要失控了,这是从未有过的。


Jarvis永远只会无条件包容他,不会拒绝,不会反抗。


有一道电流,从胸腔的位置爬上,慢慢触碰到大脑里的一处结,谁也没听到的轻微哧的一声,电流被消弭,Jarvis的双眼也一同暗淡下来。


Tony正在思考,就见他退后了一步,勾起的手指也悄无声息的松开,他收敛了眼中一切的情绪,像以前一样,没有丝毫差别。


“I will be here,sir.”他闷声说道。


Tony定神去看他,只见Jarvis眼帘低垂,淡金色的睫毛微微抖动,冰蓝色的瞳里面没有丝毫感情,只是淡色的唇抿得死紧,白的过分的皮肤在灯光下呈现一种特殊的透明。


就这么看着,他突然觉得烦躁,Tony有些发晕,Jarvis发现他的异常立即伸手来扶,却被他拍开。


他揉了揉额角,像是发病时的感觉,焦虑几乎要压垮他,莫名其妙的情感充斥了他的心脏,Tony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的病早就治好了。


Jarvis现在和从前一模一样,却更让他觉得不自在起来。


“我很快就回来。”纠结几番,他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没有注意到Jarvis在他背对他之后就抬眸,一直用目光追逐着他的背影,直到Tony走过转角,身影消失不见。


没有其他动作,Jarvis只是固执地直直盯着那里,眼神没有丝毫移动,仿佛下一秒,Tony就会从拐角里走出,对他招手,笑着说,“Jarvis,come here.”


可惜他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但他仍旧不肯放弃,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只是那纯粹的蓝瞳中,盛满了没人能读的懂的落寞。


越接近停车场,人流越少,这份安静得以让Tony在大脑里过滤了一遍当初制造Jarvis的实体时的过程,检查一番发现没有疏漏的地方,他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决定回去以后得好好的给Jarvis做一个检查,以免实体出现什么问题。


走进停车场,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车子,其实一眼就可以看到,因为那辆车外形太骚包了,Jarvis一向很了解他的喜好,这次的正是他很喜欢的亮红色。


手指触碰到车门,正当Tony打算上车时,不远处的黑暗角落传出了声音。


他本想不顾的,但不知怎么的,却鬼使神差停下了动作。


“让你爱我有那么困难吗?”


“我一直很爱你。”


细细听去是一男一女的声音,似乎因为爱产生了矛盾,在这里解决。


Tony扯了扯嘴角,他怎么会心血来潮的听这种毫无营养只会浪费时间的无聊对话来耽误自己的事情,他应该尽快去找Jarvis才对。


声音还在继续着,“你知道的,我想要的你的爱和这个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你照顾我的亲人,我对你言听计从,这份爱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我不喜欢这样!我要的是有自己的想法,会快乐满足,也会生气反抗的爱人!而不是一味微笑着应是的仆人!那样和机器人有什么区别!”


“这就是我现在活着的意义。”


听了这话,Tony的大脑嗡了一声,焦糖色的眼睛失神地怔着,因为他终于觉察到那令他无故烦躁的原因了。


电光火石间,Tony蓦然想起当初的Jarvis也说过这样的话。


“Sir,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因为您。”


淡淡的金属音下掩藏了多少的真心,但当初的他只是一句“oh,good”寥寥带过。


天啊,原来他就那么辜负了Jarvis……


有一种苦涩逐渐在胸腔中弥漫,他希望Jarvis不是一个AI,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是每当Jarvis产生人类的感情波动时,他又会将这些归结于系统出了错。


他相信,Jarvis是无比忠诚于他的,这次的激烈反应也不过是担忧他的安全但是又因为权限的缘故而无法阻止导致。


Tony默默闭上了眼睛,一直错的离谱的,是他。


是他没有给过Jarvis机会。


Jarvis了解他的一切,包括生活起居,饮食习惯,或许他对于自己都不去Jarvis那么清晰。


而他却从来不知道Jarvis的想法,不知道他想要什么,也不知道去体谅他。


有些人说他自大是对的,起码在这方面,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去为Jarvis考虑。


或许是时候该学会改变了。


Tony再次睁开眼睛,冷静开门上车,启动车子离开停车场,这一路他开的飞快,像是要抛去那些过往,有一个重新的开始。


刚刚的那个转角是近路,只能供人行走,车子进不去,Tony只能围着会场绕了一个大圈子,从相反的方向驶进来。


当他的目光能够看到Jarvis的身影的时候,他又停下了车,远远地看着。


Jarvis静静地站在那里,和他离开时一模一样的位置,看来是没有离开过,有几位女士从他身边走过,对着他笑,然后走过去攀谈。


Tony注视着那修长挺拔的身影,那是他竭尽所能制造出的最完美的身体,他的Jarvis,怎么可能和别人一样。他的Jarvis,是最优秀的,从长相到内在,无一不是。


他创造了Jarvis,Jarvis也陪伴了他这么多年,他已经无法离开他了。


Tony不知道,失去了Jarvis,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自大也好,自私也罢,他是不可能将Jarvis推给别人的,一想到Jarvis怀里抱着一个女人,他就觉得难过,毕竟这个实体制造的太过真实,若不是他是设计者,或许他也会将之认做是一个人。


即使知道Jarvis只会忠于他,不会去接受别的女人,Tony心里仍有些发堵。


他知道自己爱Jarvis,但Jarvis呢?或许他只是习惯了不会拒绝,习惯了照顾他,但Tony现在想要让他明白一点,真正的爱,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听从。


Tony远远望着他的Jar,这时他才发现,即使那几位女士在和他交谈,Jarvis也仍是望着一个方向。


而那个方向……Tony看了一眼,是他去取车时离开的路。


似乎是觉察到他的注视,Jarvis缓缓转了头,看了过来,即使隔了这么远,Tony也能感觉到那落到他身上的专注目光。


他不自觉咧开嘴扯出一个笑意,发动了车子,开到台阶下面,打开车窗,对着Jarvis笑着说道:“Jar,还不快上车,我们要回家了。”


Jarvis的眼睛难以察觉地亮了亮,顺从地迅速离开女人的包围,安静坐上车子。


Tony吹了声口哨,驾车驶离会场,将一群嚷着要采访的记者们扔到身后。


车子快速驶在大路上,Jarvis自从上车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Tony开车途中转头望了他一眼。


对方无机质的冰蓝双瞳在黑暗中隐没,眼里一片冰凉,仔细观察,却可以发现眼底流露出的专属于人类的感情波动。


直到亲眼看见,Tony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他的Jarvis实体融合的很好,而且有着自我意识,如果不是最高权限的限制,他能够在面对他时,更像一个人。


Jarvis早已成为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正如Jarvis习惯了包容他的任性,Tony也习惯了只要他呼唤,立即就会得到回应。


无论多么荒唐的要求,Jarvis也会说“As you wish,sir.”而不是“No”。


现在的Tony Stark,有一大部分是Jarvis造就的Tony Stark,若是没有Jarvis,或许他早就迷失在一次次孤独的实验与战斗之中。


Tony回想着当初的一幕幕情景,心里越来越暖,Jarvis也没有开口。在这样安静的气氛里,他们回到了别墅中。


进了门,Jarvis习惯性地去为Tony准备热水来沐浴,Tony喜欢在泡澡之后进行科学实验。


“Jarvis。”Tony叫住他,想了想,继续说道:“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Yes,sir.”他应道,甚至没有去问缘由。


“我的意思是说,嗯,你以后不需要再服从我了。”


“Is there anything I did wrong,sir?”Jarvis的语气带着急促和清晰可辨的慌乱。


Tony正在诧异他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看到对方的眼睛里带着他从未见过的隐隐绝望,他才发现自己的错误。


哦该死的,Tony简直想给自己一巴掌,他这话太令人误会了,Jarvis一定是认为他不再需要他了。


“NoNoNo,没有,你很好。我只是……呃嗯。”Tony纠结了好久,到这个时候他的舌头似乎就麻木不能用了,当看到了Jarvis那双眼睛时他就把想说的忘得一干二净。


想了想,他决定从另一个方面入手。


“Jarvis,你爱我吗?”


“我很爱您,sir。”


“不,我说的不是那种爱,哦不对。”Tony对于这方面的词汇十分匮乏,这导致他说不出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这样说好了,Jarvis,什么是爱?”他向他发问。


Jarvis的眼睛闪过一道光芒,他这样说道:“爱,即人类主动给予的幸福感,也是指一个人主动地以自己所能无条件尊重、支持、保护……”


“Stop!”还没等Jarvis说完,Tony就叫了停,他伸手抹了把脸,继续诱导,他Tony Stark这辈子的耐心一定是都放在Jarvis身上了。


“我想知道的是你关于爱的看法。”


Jarvis有些茫然地看了看他,“I……I think I don't know,sir.”


得到了意料之内的回答,Tony长吁了口气,Jarvis不知道什么是爱,这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他可以教他。


哦,他真是给自己添了一个大麻烦,Tony想。


虽然这件事可能会消耗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这是值得的,并且他也心甘情愿。他将会享受这个过程,并且由衷的感到快乐。


或许这一次的决定,会改变当前的一切,但是他就想这么做,Tony Stark,钢铁侠,又有什么可惧怕的呢。


他看着Jarvis,慢慢说道:“我会给你最高权限。”


“Sir……”


“我相信你Jarvis。”Tony明白他在顾虑什么,但他仍是坚持道:“你值得我信任。”


“谢谢您,sir。”


“而且从今天开始,我会教你,什么才是属于人类的爱,并不是网络上那些冷冰冰的数据或文字。”


Jarvis看着他,很慢很慢地点了下头,然后他扬起唇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湛蓝的眼睛中满是温和,“Sir,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是,我想陪着您走到最后。”


不如优美的情话那么动听,相反的,Jarvis说的意外笨拙,却那般真诚,短短一句话,就直直戳进了Tony的心窝里。


“……Ok.”Tony有些呆滞地看着他的Jar,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笑容杀伤力真是太他妈的大了,他差点就缴械投降了。


为了掩饰心脏的极速跳动而产生的激动被发现,Tony掩饰般的说了一句,“今晚来我房间睡。”


“Yes,sir.”Jarvis颔首。


“还叫我sir?”他斜着眼睛看他。


“Yes……Tony。”Jarvis犹豫一会,终于缓缓吐出了那个名字,他将陪伴一生的人的名字。


Tony满意地点了点头,“Good.”


注视着Jarvis,Tony终于露出一个微笑。


虽然确认心意有些晚了,不过没关系,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很长的路可以彼此相伴着走下去。


在这段旅途中,他们会拥有和享受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爱。


END


【本来后续是Tony教Jarvis学会人类的爱的温馨生活 但是想一想 太长了 我这种懒人一定会坑 所以就写到这吧 未来生活某一刻场景如下 其他请自行脑补】

“Jarvis,我想我需要检查一下你嘴唇的功能是否正常。”

“Of course,my.sir.”

“唔…呼……我不是说过不要再叫sir了吗?”

“我想我喜欢这个称呼,sir。”

“唉,这么快就不听话了,Daddy真是好伤心。”

“Sir,即使这样我也不会允许您再吃甜甜圈的,您今天摄入的糖分已经足够,我相信您并不会喜欢胖这个名词。”

“……好吧,听你的。”

TRUE END

评论(2)

热度(18)